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?
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
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辉坛文学网-有奖征文,原创文学网征文
心情说说
  • 思源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元苑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恩宇 说:呵呵!!!
  • 寒千古 说:【西江月】 入月仲秋兴庆,玉盘静注吾窗。借芒明月夜!!!
  • 清香荷韵 说:大家好,我是清香荷韵!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胸无识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  • 素手挽青丝 说:你的衣角是我留不住的忧伤!!!
  • 丹心汗青 说:我说,我想回来,还回的来吗?!!!
  • 袋鼠 说:请输入心情内容!!!
当前位置: 辉坛文学网 > 心情日志 > 微小说 >

青梅竹马的过往

时间:2015-11-11 09:31来源:辉坛-原创文学网 作者:雪心 点击: 次 -[收藏本文]


(我是你灵魂的一片天,也只能永远是你灵魂的一片天) 这个故事很俗套,一个11岁男孩和一个0岁女孩的青涩岁月,而又悠长20多年,绵绵彼此心里最脆弱的一角,时不时地在盘结的生活中温柔地轻响一下,缓慢流畅的旋律在实况直播的画面里飞扬。 大自然包容的一切唯美场景对农村孩子来说唾手可得,尚不会欣赏,也不会感受,但也成了他们童年幸福的乐园。 白云在父母农忙时会被托付给蓝天,她像个怕被抛弃的婴儿,紧一步慢一步地跟着,两家一直交往甚密。白云常是蓝天他们姐弟四个的“小玩具”,是在他们手里传来传去长大的。蓝天对白云的意义是父母之外最安全最有趣最开心的地带,白云对蓝天来说,只是生活中可笑可爱可玩的洋娃娃,想玩了会抱抱,亲亲,牵着小嫩手溜达溜达。 白云穿着开档裤时蓝天已有了男女情爱意识,他对这个一会儿哭闹一会儿格格笑的妞妞不敢再抱再亲了, 有了莫名的紧促感。而只要有人玩就是天堂的白云总是踏着不稳的步子, 用还不清晰的嗓音“格哥格哥”地跟着叫,抓他碗里的东西吃,有时端着小碗站在他面前流着口水可怜兮兮的样子,他只好连碗带饭送给她,肚子咕噜着离开。 白云再跟着他,他和同伴前面玩,不再让她靠得太近,但会不放心地时时回头看她有无事端。有了好玩的总也会回转身递给她玩。他的意义对白云来说是很大很大的大哥哥般的安全可依赖型。 白云哭闹着隔离母亲上学时,蓝天初中未毕业便缀学,不久即有订婚,继而结婚。不谙世事的白云开心极了,因为有喜糖吃,还可以看新娘,看英俊帅气的蓝天大哥。白云小小的身子挤在人群中拽新娘的漂亮衣服。被挤倒在人群中是蓝天扶起来的。不谙世事的小女孩,蓝天那时怅然地想,等她长大他就要做爷子辈了。 白云不再蹭他家的饭了,出落成一个小姑娘了,步入正轨地学习了,她有了学校这一个新的天地,有了新的玩伴。有时也会找蓝天,不再看新娘,而是和蓝天换了位,她是他们孩子的“蓝天”了。她抱着孩子玩,逗他开心,把她的最爱分给他们。蓝天每每总是甜甜的温柔的怅然,曾经单纯的手足情甜甜地鲜艳地耀眼着。 那间对白云来说鲜亮的新洞房渐渐退了色。白云没有精力去回思了。繁重的学业把她的生活塞得丰满丰满的,满得她高考后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了几天,直到公布分数上了希望的大学才彻底松驰下来,恢复的体力和精力让她有了对往日回味的余地,这才想到蓝天——她心中精神上坚实的安全港。她前去给他喜讯,他淡然地说早知道了,祝贺她。这份淡让她怅然所思。但无论如何, 他身上长辈般的那份踏实和可靠让白云长思难忘。 大学期间的白云一直找不着男性那种安全可靠的感觉,便紧锁心门埋头学习。对于那些追求者,在没有深意感情薄膜里总是拒之身外。 白云从没有因大学没有谈恋爱有丝毫遗憾,毕业后在工作的压力下无暇顾了此。她浮萍地飘东到西,由南到北。没有固定的工作,也似乎没有遇到让她真正怦然心动的男人。她独自咀嚼着来自生活的甜酱和毒丝。疲惫时也想到忠实可靠的避湾,蓝天瘦高的身影在属于他的境地浮现。便拨通电话,像无话可说又有代沟的兄妹,吃饭了吗?不要之类饿着,需要什么之类的三言两语中结束。白云在平缓的踏实语音中总是平缓出清淡的泪花,想要他的忠诚可靠般的感受,还想要他所没有的宽阔胸怀给她一片天。世上没有绝对的完美,蓝天现有的他也不能给她,他能给她的只有寥寥数语。 白云预备未婚夫了,带回家拉着蓝天的胳膊参考。蓝天的身子抖动了一下,下意识地用手拿掉她的手。白云看看不自在的蓝天,还是那么憨。白云苦笑了一下,默无一语地一前一后地走着。 蓝天见后摇了头,说感觉不厚道。白云和他拜了拜。她相信蓝天朴实要的眼光,他的出发点也是朴实的——以诚信为根基的家庭才会牢固 。 白云又带男友回家了,又是蓝天参谋,仍是摇头。白云又是拜拜。这样来回几个回合,蓝天才点了头,最后吐了一句:“愿你一辈子能幸福。在诱惑多多的时代寻忠诚太难了,该迷糊时不要太较真。” 白云牢记他的话,可还没有步入婚姻,他却正脚踩几只船,白云气急败坏,哭着在电话中骂蓝天眼光够弱,害她浪费感情。 白云不再让蓝天参谋了,她免去恋情闪婚了,她想他们的过往真的是尘封的灵魂美丽的行旅,只有驻守记忆中才完整。 很多都模糊了,记忆犹新的只剩那年的夏日,母亲要她跟着蓝天玩,在那片大大大小小的树林里,地上满是野花,树上满是“花花姐虫”,她多么想望那些花花衣背肚子圆圆的虫儿,蓝天前面捉,她在后面害怕有蛇突然从草丛出现,“哥哥”地不停地叫,越叫他走得越快,回家还是把满满一塑料袋的“花花虫”塞给了她…… 他说,他只是个泥巴匠,搬运工。 她想,她只是个普通的高校毕业生,做着普通的不稳定的职业。 他说,他的能力只能是三间瓦房。 她想,她只是居无定所的流浪者。 就在一说一想中,已是一个交错的人生。 蓝天白云原本在天空是相依相偎的,只是人性在年龄学识等常态上的畏惧、退缩,自己把自己有意地隐藏于另一片云层之下。 飘来飘去难以拥有的青涩岁月呀! —— 我是你灵魂的一片天,也只能是你永远灵魂的一片天。

微信搜索:辉坛文学,每晚八点,有声原创,不见不散!扫描关注吧!

 




分享到:
请点击分享,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,让更多人阅读!


此文甚好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标签(Tag) :

  







分隔线


发布者资料
雪心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注册会员 辉坛积分:3210 分 辉坛金币:900 枚 注册时间:2015-04-17 08:04 最后登录:2017-10-23 15:10